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用户注册· 联系站长 · · ·
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 >> 文学园地 >> 书面文学 >> 正文
 
 

小 说:失 语

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·[2018-3-8 9:40:07]

 

 

 

有天早晨,陶晨起床之后,突然发现,自己把母语忘记了,说不出来了,一开口,竟然全是官方语言——汉语,顿时就慌了。他摇了摇头,皱眉细想,还是一句也想不起,说不出,哪怕是简单的生活用语,也从脑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一夜之间,居然将早已融进生命里的母语,忘得一干二净,连半句也没有留存下来。

陶晨冲进卧室,从枕头边抽出智能手机,点开微信里收藏的文件夹,播放自己这几年收藏的苗语歌曲,然而,除了优美、低沉、深情、缠绵、委婉、感伤等等旋律,他一句歌词也听不懂。在他的印象里,那些穿透力极强的歌词,自己只消闭上眼睛,便蜂群一般拥进脑海,每句都是那么的真切可感,历历在目,仿佛只要一伸手,就能捉。盟侨缜嗖跛频脑谡菩睦锩,从而唤起自己对远方的向往,对故乡的眷恋,对身份的认同,对亲人的思念。然而,现在,它们居然变得如此陌生,变得如此遥不可及,真是见鬼了。

这时,罗依正坐在沙发上,将手指用丝线缠紧,打算采取民间的传统方法,用针刺放血,让肿胀酸疼的手指轻松下来。她本想叫丈夫过来帮忙的,可等了半天,也不见陶晨出来,就恼了。于是走进卧室,没好气地说,一大早就开始听歌,是不是昨晚梦到那些秀色可餐的歌星了?

陶晨看到妻子满脸不高兴,嘴巴时张时翕,不知在嘀咕什么,只有一串咿哩哇啦的声响,便将手机的音量调低,用汉语问道,你说什么?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?

罗依奇怪地瞪着陶晨,改用汉语回敬道,你一大早就在听歌,是不是追星追出瘾了,把魂都追丢了?真的是。还不快点来帮我放血……

陶晨关掉音乐,将手机揣进衣袋里,心情沉重地走出卧室。

清晨的大街上,人群如蚁,车辆似河,都在涌动,在流淌。沿街设立的霓虹灯箱,有的还在闪烁,将商品广告送进眼里。陶晨驾着自己的爱车,融进车流里,走走停停,朝单位开去。一路上,他都在想,自己是怎么把苗语弄丢的呢,真是太可怕了。苗语不仅主是一种重要的交流工具,还是识别身份的系统密码,是承袭本民族历史文化的信息载体。可是,一夜之间,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苗语,就像不小心碰触的删除键一样,所有的内容都被删除了,这该怎么办?

走进办公室,目光扫过静候一夜的电脑,还有挂在墙上的超薄电视机,位于墙角的遥控饮水机,靠窗摆放的真皮沙发,用橡木制作的三门书柜,陶晨居然感到有点无所适从,似乎误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。他打开书柜,从里面抽出自己编著的一本苗语书籍,随意翻开,那些由拉丁字母拼写而成的词汇,自己竟然一个也不认识,拼不出来,犹如面对从未接触过的外国文字那样。他感到问题严重了。

顿然坐在靠椅上,面对漆黑的电脑屏幕,陶晨心里空荡荡的,酸溜溜的,比当年失恋还要难受,还要痛苦,还要悲凉。他将昨晚的情景,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,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∽蛲硐掳嗷氐郊,还帮妻子做了一些家务。吃晚饭的时候,一家三口,围着餐桌,面对一锅香喷喷的黄焖鸡,开心地喝了两杯太阳魂葡萄酒,之后是收拾碗筷抹桌子,再之后是在电脑上看芭蕾舞剧,再之后是洗脸刷牙上床睡觉,最后是做了个有点怪诞的梦,仅此而已。

如果说,有什么特别的话,还是那个残梦。在梦里,他与几个人行走在山路上,感觉自己的皮鞋有些陈旧磨脚,就顺手捡了一双别人丢在途中的老式解放胶鞋。胶鞋尚新,只是沾着泥。在穿鞋过程中,他觉得有些紧,不太合脚。原来,是布料做的鞋垫被挤进去,团在鞋前,让空间变窄了。他将皱巴巴的鞋垫掏出来,扔了,再套脚,系带,接着继续赶路。至于后来去了什么地方,就记不清了。

如此说来,穿自己的鞋走自己的路,或者穿自己的鞋走别人的路,都行得通;如果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,或者穿别人的鞋走别人的路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自己弄丢苗语的原因,难道是那个残梦造成的?问题在于,从古至今,凡人肉胎,哪个不做梦呢?远有周公梦蝶,近有自己梦鞋。不会做梦的,除非是死人。陶晨叹了一口气,随即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,翻了一阵,然后,决定给几个要好的朋友打电话,诉说自己的苦恼。因为,几个好友之间,平时通话,都喜欢讲苗语,既方便沟通,又互相激励,都希望以身作则,把苗语沿袭下去。

电话打通之后,对方说了几句,陶晨没有听懂。他继续用汉语问道,你是杨树林吗?我把苗语全忘啦,你刚才说了什么,我一句也没听懂。杨树林不禁笑起来,接着又叽哩咕噜一阵,陶晨依然听不明白。他请求道,你还是说汉语吧,我真的忘记苗语了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真的,不是开玩笑。

这回,轮到杨树林惊讶了。杨树林是中医院的医生,对民族民间医药情有独钟,他利用苗语记录了百来个药方,再跟临床试验进行比对,正准备出一本自己编著的医书呢。沉默一阵,他才说,不会吧,老兄?我们几个铁杆哥们,就是你的苗语说得纯正和地道。∪绻阏庋男屑,说忘就忘了,我们还能指望谁能把苗语传承下去?苗语的词汇,特别是象声词,那么丰富,又有几千年的历史,假如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消失了,我们还能成其为民族吗?还能传承本民族深厚的历史文化么?

听到杨树林的感慨,陶晨的心里,可以说酸甜苦辣麻,什么滋味都有,真是无奈又无助。他捏紧拳头,一次又一次地击打自己的脑袋,仿佛要把沉到海底的苗语给震出来一样,砸得自己都发晕了。

挂断电话之后,陶晨沉浸在荒漠般的苍凉里,再也不想跟第二个好友联系了。他担心对方又是一番痛心疾首,那样一来,只能加剧自己的痛苦。

迷失苗语,就等于迷失了自己,再也找不到深层的文化渊源、田园牧歌和恬淡乡愁了。

陶晨跑到中医院,抽血化验,CT扫描,赫磁共振,都没有发现什么毛。5煤。既然查不出病因,他只能听从杨树林的建议,开了十几袋中草药,拎回家来,放到液化灶上,用文火煨得满屋飘荡着浓烈的药味。但是,他皱紧眉头,一碗接一碗地喝下去之后,除了喉结滚动,腹胀尿急,依然没有一丁点效果。

陶晨实在忍耐不。驮谄拮勇抟赖呐惆橄,辗转到省城,住进一家著名的脑科医院里,打算做一次专业确诊和治疗,看脑神经是否出现了问题,有无办法恢复记忆,将丢失的苗语重新找回来。

然而,遗憾的是,经过抽血化验、CT扫描、赫磁共振、腰椎穿刺、脑电图检测等全套检查,陶晨的脑瓜完好无损,并没有发现什么病灶,连主治医生也惊奇了。他脱下口罩,语调平缓地说,你这种症状,我从来没有遇到过。如果说,是一种新的健忘症,检索能力出现了障碍,或者是新的痴呆症,导致语言功能紊乱,应该是忘记所有信息才符合情理。∥裁雌皇悄愕拿缬锬兀恳桓鋈说哪赣,只要从幼儿开始练习,并经常讲,是不会轻易忘记的,因为它就像血液一样,始终流淌在你的身上。怎么一夜之间,就忘得一干二净了?不应该呀!我建议,你还是去做心理治疗吧,或许能在催眠状态下,恢复部分记忆。

听了脑科医生的一番话,陶晨眼前发黑,险些喷出血来。他感觉有股寒气,从头顶开始,自上而下,贯通全身,直达脚底,连跳楼的心思都有了。

经过多方联系和反复甄别,陶晨最终选定了一名心理医生。据说,该医生出国留学期间,师从名家,造诣颇高,是一位超级心理学家,能洞察微明。他曾经给一位大人物治过。没加醒现匦∧晕踔⒌拇笕宋,在暗示和催眠状态中,完成了其一生的口述史,将重大历史事件中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,讲述得活灵活现,为后世保留了完整的史料。

陶晨的心理治疗,前后经历了三个月。通过安慰、鼓励、暗示、催眠、自由联想、精神分析、行为矫正、生物反馈等治疗,陶晨相继讲述了自己的成长史,以及许多未曾公开的隐私,包括小时候在乡村爬树掏鸟蛋、与小伙伴比赛撒尿看谁冲得远、在各级学校里读书的诸多趣事、参加工作之后领取的工资金额、初恋情人的音容笑貌,以及洞房花烛夜忙上忙下做尽手脚的情景……

说到苗语,陶晨依稀记得,自己幼年时开口喊爹喊妈,就开始使用了,而且每天都在讲。直到六岁上学读书,才开始学习汉语,为此还闹过不少笑话呢。大学毕业之后,除了上班时间和公共场所,只要对方是本民族,会讲母语,大家都喜欢使用苗语交谈。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还有阅历的丰富,自己对苗语的运用,更是越来越纯熟。特别是最近几年,自己利用掌握苗语的优势,深入民间,在蚊虫叮咬或恶狗威胁下,开展田野调查,搜集了大量濒临消失的故事传说、史诗歌谣和芦笙辞曲,并废寝忘食,挑灯夜战,翻译整理成书,公开出版发行,在抢救和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方面贡献了绵薄之力。

陶晨决定出院那天,例行查房的心理医生关切地问道,通过这段时间的治疗,你感觉怎么样?是否想起了什么?

陶晨心灰意冷地说,我只要闭上眼睛,那些曾经出口成章的苗语,就像麻雀一样,由远而近,纷纷飞来,在脑际盘旋,鸣叫,但一睁开眼睛,又全都消失了,连羽毛似的几十个声母,都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心理医生脸色凝重,或者说暮色苍茫。他沉吟一阵,不由得感叹道,我一生治愈过无数的疑难病症,但从来没有碰到你这种情况。这样吧,我建议你去开点中草药来煨吃,先把焦虑舒缓下来,也许届时就能恢复记忆了。

陶晨和罗依乘坐高铁,从省城辗转回到家里,都觉得旅途劳累,不想多说话。睡觉之前,望着情绪低落的丈夫,罗依想唤起他的兴奋和激情,便体贴地将他轻轻揽进怀里,慢慢蒸腾起一股别样的温柔。她安慰道,你别太沮丧,苗语不过是交流工具之一,忘了就忘了吧,不是还有汉语么,照样可以沟通思想的。再说,你上学用的,是汉语,工作用的,是汉语,甚至以前写的那些甜蜜情书,也用汉语,不是照样身材修长,鼻梁挺直,英俊潇洒?

陶晨对妻子最后的幽默,有些反感,便发出一声叹息,说,你不会懂的,请不要再说啦!让我好好睡一觉,再做个梦,或许,明天又想起来了。

201838

 
【 文章作者:安紫 文章来源:安 紫 点击次数:442 文章录入:苗族风    责任编辑:苗族风 】 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
 

 

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云南网警


主办:文山州苗学会
Copyright 2007-2015 ©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

苗山新事:侯 健 七彩苗山:吴德华 苗学研究:李维金 苗山音视:陶志文
苗文空间:张元奇 文学园地:陶兴安 苗山风谣:杨朝山
站长信息: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@qq.com 手机 15308766544
 站  长:张 元 奇..技 术:杨 永 平、许 东

信息产业部备案
滇ICP备150052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