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用户注册· 联系站长 · · ·
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 >> 文学园地 >> 书面文学 >> 正文
 
 

租个孩子来抚养

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·[2018-4-16 18:49:29]

 

 

杨老师教了一辈子的书,不说桃李满天下吧,至少也培养出几个屈指可数的英才,可是,一夜之间,说退就退了。

刚退休那阵,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,杨老师觉得挺舒坦挺自在的。再也用不着每天早晨急匆匆赶到学校上课了,用不着每天晚上伏案备课改作业了,真好。忙了一辈子,苦了一辈子,也累了一辈子,曾经的青葱岁月,被粉笔灰染成了深秋景色,如今像一枚黄叶,脱离枝头,飘然而下,回到原点,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享享清福了,真的很好。以前,老伴甩手走后,女儿尚需照料,自己的肩上,一头挑着教学任务,一头挑着家庭生活,往往顾此失彼,忙得不可开交,恨不得早点退休。现在好啦,自己一人吃饱饭,全家不挨饿,再好不过了。

退休之前,杨老师有个心愿,或者说规划,就是退休之后,在家里带外孙,过一种天伦之乐的平凡日子,并教孩子背诵几百首唐诗宋词,讲述数千个童话故事,让其在文化熏陶中天天成长。谁知,一向乖巧听话的独生女,犹如误食迷魂药一般,非要远嫁美国,跑到异国他乡去吃面包奶酪,然后像对待一件穿过的大衣那样,将老妈一个人丢在这个边境城市里。这样一来,杨老师退休回家领外孙的梦想,便化作了泡影。

退休之前,杨老师拿的是高级职称工资,退休之后,虽然扣掉了一些,工资额度减少了,但也不算太低,养活自己,绰绰有余。再说,都一把年纪了,又能吃得下多少呢。

虽说退休了,没事了,但杨老师长年养成的习惯,一时还调整不过来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她每天清晨六点准时起床,梳洗完毕,将头天晚上预备的牛奶、馒头或包子,放到微波炉里热一热,吃过了,抓起挂在墙壁上的提包,拉开房门,就出去了。走到街上,新鲜而刺鼻的冷风一吹,把她的短发撩起来,脑子清醒了,才忽然想起,哦——已经退休了,还去学校做什么?她有些茫然,想顺便到菜市场逛逛,买点菜拎回家,但环顾四周,除了急匆匆的行人,还有像河流一样喧嚣的各种车辆,天色尚早,估计滴着露水的时鲜菜蔬,此时还没有入市呢,只好怏怏地折回去。

这种颠三倒四的生活,折磨了杨老师好长时间,让她开始闲不住了。她试图出去参加集体活动,跟一群热情高涨的中老年妇女跳跳广场舞,或者与几个无所事事的老太太打打小麻将之类,但无论怎么努力,就是融不进群里。也许是一辈子挥舞教鞭落下的毛。彩露己芙险,因此,既受不了单调乏味的举手投足,更受不了别人异样的排斥目光。

既然此路不通,那就另觅它途。杨老师叉开修长的手指,在斑驳的发丛里抓挠一阵,开始计划出去走亲访友,借此消磨时光。但是,当她背着简易行嚢,辗转城镇乡村走了一圈之后,就感觉累了。那些亲戚朋友,几乎都有事要忙。居住在城镇的,忙着带孙子孙女做家务,扎根在乡村的,忙着养猪喂鸡干农活,唯独自己是个拦脚绊手的多余人,显得有点另类,好像走访他们的目的,就是为了骗吃骗喝似的。结果,她满心欢喜而去,情绪低落而归。

有天下午,杨老师拎着一兜蔬菜,途经一所新开办的私人幼儿园,隔着院墙,听见孩子们咿咿呀呀的吵闹声,犹如一群麻雀在头顶扑腾,跳跃,啼叫。她好奇地走上前去,一边和看守大门的秃顶男人套近乎,一边透过铁门目睹幼儿们来回跑动的身影,那种感觉,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在校教书的岁月,心情特别轻松愉快。当天晚上,杨老师歪在沙发上看电视,没看多久,就开始打哈欠了。这时,电视里正好播放新闻调查节目,说的是当今社会正处于转型期,许多年轻人外出打工以后,农村出现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现象,需要全社会给予更多的关注关心和关爱。杨老师看着看着,忍不住叹起气来。不光农村,城里也有空巢老人。「刑局,她决定出去找份差事,工资多少无所谓,只要有事做就行。否则,长期过着孤寡生活,小脑慢慢就萎缩了,不灵了。

第二天清晨,杨老师早点都没吃,照照镜子,整整衣装,就出门了。她沿着街道,穿行在阴晴不定的光影里,仿佛跟情人约会一般,步履轻盈地朝昨天路过的那所幼儿园赶去。走到门口,看见幼儿园已经关门了,她不无讨好地对看守大门的老头说,我找园长有点事。你忘啦?我昨天还来过的!

看到杨老师穿着整洁,言谈举止得体,没有什么恶意,老头犹豫一阵,才很不情愿地打开铁门,把她放进去。

幼儿园的墙壁上,到处涂满了色彩缤纷的图画。有鸡有鸭,有狗有猫,有牛有马,有花有草,有鱼有鸟,变形的车辆胡乱跑……线条简洁,构图夸张。杨老师左右躲闪,避开嬉戏打闹的孩子们,在办公室里找到了园长。

园长是个年近三十的年轻女人,俊俏,清爽,干练,一双眼睛,闪闪发亮。面对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园长,杨老师竟然有点心慌意乱。她憋了半天,才说明来意——想在幼儿园谋份差事,当个幼儿教师,至于工资待遇之类,多少无所谓。

杨老师刚说完,园长就露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微笑。她说,大妈,您知道的,现在的孩子,都是一群娇生惯养的主,刁蛮得很,难带。不光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,还得领着他们唱歌跳舞玩游戏,否则,没人把孩子送进来,我们就只能关门了。再说,现在有许多年轻人,都找不到工作呢?

杨老师虽说人老了,但并不糊涂。她听出来了,园长是嫌自己的年纪太大,知识老化,透着迂腐,不适合做幼教工作,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楚,还有悲凉。既然如此,再呆下去就没意思了。她的脸上有些挂不。缓么釉俺ぐ旃彝顺隼,再挤出大门,在林立高楼投下的阴影中,迈着蹒跚的脚步回家。

年纪大了,不能从事幼教,那么私立学校呢?就凭自己几十年积累的教学经验,为什么不到城郊的私立学校打探一下?但是,遗憾得很,杨老师心急火燎跑了几天,差点磨破嘴皮,依然无功而返。

杨老师在家里清闲了几个月,感觉浑身上下,酸疼肿胀不说,还胸闷气短,窒息难受。看来,如果再不出去忙活,病魔就真的上身了。还是退而求其次,去当家教吧。如此一来,不就有机会和小孩相处,并能排遣心中的孤独与寂寞了吗?

有几户人家知道杨老师退休前是小学教师,正好可以管教孩子,并指导和督促每天的作业,可谓一举两得,就爽快答应了。但人家开列的条件,杨老师想想,又不干了。除了管教孩子,还要负责买菜、煮饭、洗衣和拖地等一切家政,完全将自己当成了免费的保姆,怎么承受得了?

感伤之际,杨老师闭门不出,独自郁闷了几天,也盘算了几天。最后,她一咬牙,决定自己掏钱,去租个孩子来抚养。帮助别人养孩子,不但不要钱,还付钱给人家,这,总该行得通了吧?

为了实施这个疯狂的计划,杨老师将目标锁定在附近的小区里。她利用双休日,主动登门拜访,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想法,希望人家能够明白自己完全是一片好心,一颗真心。可是,杨老师还没有描述完自己的美好愿景,人家就狐疑地打量着她,心里开始擂鼓了。她是不是患有精神疾。渴遣皇橇碛衅笸,用甜言蜜语引诱人?你想想。幢慵揖吃俸,有钱花不完,也不至于去租别人的孩子来抚养。别的不说,光每天的吃喝拉撒,还有学习教育,花销就够大的了。如果她的脑子没有毛。趺椿岵庵钟秀3@淼哪钔罚

当然,其中也有喜欢占便宜的人家,曾打算将淘气的孩子租给杨老师帮着管教。但转念一想,又感觉有点不对劲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别看眼前这个退休教师,满脸真诚,说得天花乱坠,假如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?假如她把孩子给拐跑了,怎么办?那才真叫得不偿失!算了算了,自己的孩子身上的肉,再苦再累,还是放在身边比较保险。

既然自己出马,人家有顾虑,那不妨换一个角度去尝试。杨老师拟请信得过的朋友同事帮忙,看有无人家愿望把二三岁的孩子租给自己抚养。可所托之人一听她的方案,都觉得骇人听闻,张狂离谱,继而大摇其头,不想跟着受到牵连。他们委婉地说,如今城里的孩子,个个都是少爷小姐,宝贝疙瘩,抱在怀里怕热了,捏在手中怕疼了,放到外面怕飞了。你想租个孩子来抚养的心情,我们能够理解,但万一出现什么闪失,你这平静的退休日子,还怎么过?我劝你呀,还是死了这片心吧!

或许是更年期的缘故,杨老师就是不死心,固执了。她觉得,朋友或同事不愿帮助自己,主要是怕惹麻烦,担风险,假如借助新闻媒体的力量,总可以实现吧?没过几天,杨老师果真换乘几路公交车,扭着微胖的腰身,喘息着找到当地的广播电视台,想做广告。那些精明的业务人员,听说她要租人,而且是年幼的小孩,眼睛就瞪圆了,连连摆手,说,大妈,这事没有先例,我们可不敢给您打广告。

杨老师表面上淡定,其实骨子里冲动了。她边从包里往外掏东西,边说,我有户口本、身份证、退休证等等,都是有效证件,应该没事的,你们就帮帮忙吧。需要多少钱,我出就是了。

业务人员笑容可掬地说,不是钱不钱的问题。现在上面管得严,连医疗广告我们都不敢做了,哪里还敢打租人的广告?大妈,您老还是回去吧!要不,我们建议您去买只宠物来饲养,消遣消遣,也不错。

杨老师心口一沉,愣在那里,不禁感慨起来,最后尴尬地笑笑,只得转身离去。

饲养宠物,添个伙伴,自己不是没有想过,问题是自个儿会过敏。每次到养着宠物的亲朋好友家串门, 待的时间稍微长一点,皮肤都会莫名其妙地瘙痒,并且越抓越痒,越痒越难受。这种状况,怎能在家里喂猫养狗?那不是自找罪受吗?

杨老师别出心裁的租人计划,就这样彻底流产了。

若干年后,在这座边境城市的某个小区里,从霜降那天开始,有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,经常拎只塑料板凳,坐在门口的花台前,晒太阳。倾斜的阳光吐出缕缕金线,织成一张网,密密的,暖暖的,将她罩住。她就躲在那张网里发呆,想心事。每当看到有孩子从旁边经过,她会急忙起身,并从衣袋里掏出糖果,殷勤地招呼道,来来来,小朋友,吃糖!然而,几乎没有哪个孩子愿意伸手去接她递来的糖果,冷漠地瞪她两眼之后,就一溜烟跑远了。偶尔有个别孩子被老太太堵。坏靡呀庸种械奶枪,说声谢谢,转身就走,但并不吃,等拉开一段距离,才猛一扬手,将糖果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(原载《含笑花》2018年第2期)

 
【 文章作者:安  紫 文章来源:安 紫 点击次数:299 文章录入:苗族风    责任编辑:苗族风 】 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
 

 

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云南网警


主办:文山州苗学会
Copyright 2007-2015 ©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

苗山新事:侯 健 七彩苗山:吴德华 苗学研究:李维金 苗山音视:陶志文
苗文空间:张元奇 文学园地:陶兴安 苗山风谣:杨朝山
站长信息: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@qq.com 手机 15308766544
 站  长:张 元 奇..技 术:杨 永 平、许 东

信息产业部备案
滇ICP备15005284号